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冰人的博客

 
 
 

日志

 
 
 
 

【转载】药物气味论+中药的四性、五味的临床应用(祝味菊)+中药的四气五味+五色 五味 五脏  

2013-09-21 08:32:4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药物气味论
药物气味论+中药的四性、五味的临床应用(祝味菊)+中药的四气五味+五色 五味 五脏 - 舍得 - 舍得
药物气味论+中药的四性、五味的临床应用(祝味菊)+中药的四气五味+五色 五味 五脏 - 舍得 - 舍得

作者:妙唱


中药皆具气味,《素问?阴阳应象大论》高度概括气味理论,“阳为气,阴为味”“味厚者为阴,薄为阴之阳,气厚者为阳,薄为阳之阴。味厚则泄,薄则通;气薄则发泄,厚则发热。壮火之气衰,少火之气壮;壮火食气,气食少火;壮火散气,少火生气。气味辛甘发散为阳,酸苦涌泄为阴。”

《神农本草经》用四气—温热寒凉是表达药物的寒热属性,而用五味—酸苦甘辛咸表示药物的大致走向,即内经所论“辛甘发散为阳,酸苦涌泄为阴”,《伤寒论》中凡发散方剂,如麻黄汤,桂枝汤,麻黄细辛附子汤,大青龙汤,小青龙汤等均需要久煎,而当前中药教材、方剂教材及绝大部分临床医生均要求患者煎煮解表药时煎煮时间宜短,理由是煎煮时间过长,药物的挥发成分流失过多,解表作用减弱。这里恰恰存在一个需要考证的问题,挥发成分如苏叶中的紫苏油,麻黄中的麻黄碱是不是就必定是解表药能够解表的成分?阴阳应象大论已给出明确的答案—辛甘发散为阳。解表方剂中真正能解表的成分是辛味、甘味,而不是寒热温凉四气。所以一副解表药真正需要的是它的辛甘之味。气为阳,煎药过程中会随着火热之力的不断煎煮而外散,而味为阴,煎药的过程实际上是水火交融的过程,在熬药罐这个小小的天地里,阴阳浑然一体,复归混沌,由“二”的状态返回到“一“的状态,在这样一个无阴无阳的状态下,药物的气味与水充分融合,因熬药罐这个小天地是与天地这个大环境相通的,气是不断运动的,所以煎熬的久暂影响最大的是药物的气,不论是温热药还是寒凉药随着煎熬时间的延长其中的气越来越多的散失,其寒热性质就越来越不显著,而药物的味就会成为这副药的主导力量。因为麻黄汤等解表方剂是需要久煎的,药物的气会大量散失,而辛甘之味成为这服药的主导力量,发挥发散的作用驱除邪气。

而我们认为需要久煎的四逆汤,在《伤寒论》中恰恰是短煎的,按照伤寒论所述的药物剂量与用水量,大概是二十分钟左右。四逆汤是回阳救逆的,需要的是干姜附子的大热之气,因此不能久煎。从中可以得出一个结论,如果需要这副药的气去治疗疾病,那么这幅药就不能久煎,如果需要的是这幅药的味就必须久煎。《温病条辨》中吴鞠通在论述银翘散的煎药方法时特意强调“香气大出即取服,勿过煮,味厚则入中焦”吴鞠通明确指出了,如果药物久煎则其中的气会减少,而药物的味随着时间的延长而增加,即变成味厚之品。温病方需要的是药物的寒凉之气来清除外来的温热邪气,所以绝对不能久煎。

附子气味大辛大热,扶阳学派常以大剂附片久煎,用这个理论分析,如果需要附片温阳则不能久煎,而久煎的附子温阳的力量大打折扣,其温热之气散失,而辛味浓厚,这时候的附片不再是大热之品,而是辛温之品,因此久煎的附子偏于走表发散,跟麻黄的作用相类似。因此长时间服用久煎的附片跟天天服用麻黄的结果是一样的,大量耗气。


站在一千八百年前张仲景的时代,战乱不断,寒疫流行,在这样一种社会状态下,不危及生命的疾病一般是不会去就医的,到了仲景那里看病的人大部分都是急症或者是生命垂危之人。站在这样一个角度去看金匮要略的处方,其实都是用来治疗急症的,以缓解症状为主要目的,并没有从根本上来治疗疾病,张仲景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急诊科医生,如仲景治疗胸痹处方,都是驱邪的方剂,而如何善后,仲景没有讲,最典型的就是肺胀的处方,一派辛温发散,以驱除邪气为第一要务,我们知道外邪只是肺胀的一个诱因,而根本原因是正气不足,可是仲景的处方没有扶正的。翻开金匮要略,如胸痹,肺胀,下血,反胃,各种虫兽咬伤,各种食物中毒,还有历节病的疼痛难忍,几乎都是危及生命或者痛苦难以忍受的疾病。仲景治病主要是治标,因为内经名言,急则治标,他手里的病人都是些重病号,没时间去看那里小毛病。治标的方剂都是在气的层面上治疗,特别是危急重症,需要用强悍有力的药物将精在最短时间内转化为气,一来驱除邪气,二来维持脏腑的功能。所以仲景的方剂,以姜附麻黄桂枝最常用,因为这一类药物可以在短时间内化精为气,尽量挽救垂危病人,至于后续的扶正工作,仲景少有涉及,仅仅在虚劳篇里谈到了一点点,显然在运用大量姜桂附之后,肾精大耗,需要健运脾胃、补肾填精,不然寿命必定折损。反观一千八百年后的今天,危急重症已被西医包揽,我们现在面对的病人以慢性病居多,精气神俱不足,扶阳学派教条主义运用张仲景治疗急性病的经验,大量消耗病人肾精,夭人寿命而不觉察。急性病来势汹汹,然而治疗起来难度却比慢性病小的多,一是容易辩证,二是受情志影响很小,所以立竿见影。而慢性病看起来病情轻,发展缓慢,可是治疗起来的难度相当大,迁延日久,不断地受到情志影响,见效慢,治疗时间长。纵观中医学发展史,那些顺应了时代需要的医生都成为彪炳史册的大医,如仲景以治疗急性病著称,而河间纠正温热流弊,以寒凉名闻于世,后人称热病宗河间。东垣阐发内伤杂病治法,故有杂病宗东垣之说。当代中医的使命是探索内伤杂病治法,如果能够形成一套行之有效的经验必定能够发扬中医。

中药的四性、五味的临床应用(祝味菊)
药物气味论+中药的四性、五味的临床应用(祝味菊)+中药的四气五味+五色 五味 五脏 - 舍得 - 舍得
药物气味论+中药的四性、五味的临床应用(祝味菊)+中药的四气五味+五色 五味 五脏 - 舍得 - 舍得

药物之四性,所以为对人疗偏也,药有五味,是对症疗病也。

四性之正为平,五味之和为淡。神农尝百草,以直觉分药物的五味,以他觉定药物的四性,五味的作用升降表里,汗下攻补各有所专,四性的应用,不过是扶赢抑充而矣。

中药的性质分为:温、热、寒、凉、平。

寒、凉性质的药物具有抑制机体功能的作用;热、温性质的药物具有兴奋机体功能的作用。

一切内服的药物,都必须通过胃肠进行消化吸收才能进入血液。而血液循环对于全身--内,五脏六腑;外,四肢肌肉皮肤无微不至,无所不去。所到之处。血管就像铁轨,血液就像列车,列车进行物资运输,循环往复,周流不息。肺脏所需的营养从血液中汲取,肝脏代谢产生的废物排入血液。药物进入血液随着血液循环分布到全身各处,这个是人体正常的生理功能。

因为一切内服的药物,都必须通过胃肠进行消化吸收才能进入血液,并且依赖血液运输,才能发挥疗效。所以凡是寒凉性质的药物一旦进入胃肠,必定先使中土胃肠受寒。想要清泻表热的话,一定先使营分受寒,寒凉性质的药物其所以能够抑制兴奋、亢奋,就是因为药物的抑制效果,这是具有普遍性的。

如果肌肤表面功能亢奋而里气不足不盛者,岂能用清泻的药方,如果见亢奋就清泻,岂不是诛伐无过,怎么能说就是有故无殒呢?

药物的药理作用,固然有作用于全体,有显效于局部的,但是寒凉性质的药物,肯定不会飞跃入表皮的道理,为什么呢?寒、热、温、凉。药物的四种性能也!作用于一般地组织细胞的药物,即所谓的作用于全体也。辛、甘、酸、苦、咸,是药物的五味也,对于一定脏器具有选择作了用,所谓五味是药物的一种药物效力上的代名词,并不是真正味觉上的差别,而是药物效果上的差别,也就是药效上的差别也。

凡是药物作用于整个身体的,凉则均凉,温则俱温,肯定没有任何一个药物的效果独往一处脏腑组织,所以说:清表就是清里,里气盛,才能用清法,药物要出表起效,必先如里。

而目前医学一门十分不幸,邪说横行,黄钟毁弃,瓦缶雷鸣,真理不灭,昏聩如此,医术之任务在于去病不伤人正气,如果只是消元气,去症状,压制脏腑功能,一个症状消失,另一个新的症状又出现了,这样对人体有什么益处呢?急功近利者以消除原有症状为真理,而不知道以冰济水,必为冻死之客也。

人体的疾病使人体正常的状态的相反面,人体具有的调节功能,所以清除病邪,使人体功能恢复正常,医生用药就是调治他的反常状态。

人体机能亢进,抵抗力太过,就折之以寒;

人体机能衰减,抵抗力不足,就壮之以温;

人体机能略亢,抵抗力偏亢,就折之以凉;

人体机能衰弱,抵抗力微减,就折之以热;

温、热、寒、凉,是挟持抑制正气的不同代名词,寒为凉之极,温为热之渐,温、热、寒、凉,四性的偏颇才能矫枉使正。

疾病就是偏离机体正常生理状态,祛除偏斜的状态必须用偏性的药物,如果是阳明偏向有余的征候,岂能用白虎乘气之方?身体功能亢进,有全身和局部的区分,但是寒凉之性的药物一用就普遍施及身体各处,就如同霖雨,凡是下雨之处则无物不沾也。

伤风固然可以用辛凉的药物祛除原有的症状,目赤鼻衄虽然可以用辛寒之类的方剂消除,都是辛散的效果,并非寒凉的功用,如果不是气盛有余的病人,旧病虽然消失,但是正气已受到阴蒙蔽塞的危害,门徒王兆基体制赢弱,经常患感冒伤风鼻衄,以前的医生都说是风热主要用辛凉一类的药物,又有医生说是阴虚火旺,清泻之方下咽,衄血可止,但频频复发,已经数年,后来有我诊治用温潜之类的药物方剂,再也没有复发过,因此就拜我为师多年,至今旧病未曾复发,而精神焕发。

中药的四气五味
药物气味论+中药的四性、五味的临床应用(祝味菊)+中药的四气五味+五色 五味 五脏 - 舍得 - 舍得
药物气味论+中药的四性、五味的临床应用(祝味菊)+中药的四气五味+五色 五味 五脏 - 舍得 - 舍得
  四气和五味:
  药物都具有一定的性和味。性与味是药物性能的一个方面。自古以来,各种中药书籍都在每论述一药物时首先标明其性味,这对于认识各种药物的共性和个性,以及临床用药都有实际意义。药性是根据实际疗效反复验证然后归纳起来的,是从性质上对药物多种医疗作用的高度概括。至于药味的确定,是由口尝而得,从而发现各种药物所具不同滋味与医疗作用之间的若干规律性的联系。因此,味的概念,不仅表示味觉感知的真实滋味,同时也反映药物的实际性能。
  寒、热、温、凉四种药性,古时也称四气。其中温热与寒凉属于两类不同的性质。而温与热,寒与凉则分别具有共同性;温次于热,凉次于寒,即在共同性质中又有程度上的差异。对于有些药物,通常还标以大热、大寒、微温、微寒等词予以区别。药物的寒、热、温、凉,是从药物作用于机体所发生的反应概括出来的。是与所治疾病的寒、热性质相对而言。能够减轻或消除热证的药物,一般属于寒性或凉性,如黄芩、板蓝根对于发热口渴、咽痛等热证有清热解毒作用,表明这两种药物具有寒性。反之能够减轻或消除寒证的药物,一般属于温性而上,如附子、干姜对于腹中冷痛、脉沉无力等寒证有温中散寒作用,表明这两种药物具有热性。在治则方面,《神农本草经》云:“疗寒以热药,疗热以寒药。《素间。至真要大论》云:”寒者热之,热者寒之。“这是基本的用药规律。
  此外,还有一些平性药,是指药性寒、热之性不甚显著、作用比较和缓的药物。其中也有微寒、微温的,但仍未越出四性的范围;所以平性是指相对的属性,而不是绝对性的概念。
  五味,就是辛、甘、酸、苦、咸五种味。有些药物具有淡味或涩味,实际上不止五种。但是,五味是最基本的五种滋味,所以仍然称为五味。不同的味有不同的作用,味相同的药物,其作用也有相近或共同之处。至于其阴阳属性,则辛、甘、淡属阳,酸、苦、咸属阴。综合历代用药经验,其作用有如下述。
  辛:有发散、行气、行血作用。一般治疗表证的药物,如麻黄、薄荷,或治疗气血阻滞的药物,如木香、红花等,都有辛味。
  甘:有补益、和中、缓急等作用。一般用于治疗虚证的滋补强壮药,如党参、熟地;和拘急疼痛、调和药性的药物,如饴糖、甘草等,皆有甘味。甘味药多质润而善于滋燥。
  酸:酸有收敛、固涩作用。一般具有酸味的药物多用于治疗虚汗、泄泻等证,如山茱萸、五味子涩精敛汗,五倍子涩肠止泻。
  涩:与酸味药的作用相似。多用以治疗虚汗、泄泻、尿频、精滑、出血等证,如龙骨、牡蛎涩精,赤石脂能涩肠止泻。
  苦:有泄和燥的作用。泄的含义甚广,有指通泄的,如大黄,适用于热结便秘;有指降泄的,如杏仁,适用于肺气上逆的喘咳;有指清泄的,如栀子,适用于热盛心烦等证。至于燥,则用于湿证。湿证有寒湿、湿热的不同,温性的苦味药如苍术,适用于前者;寒性的苦味药如黄连,适用于后者。此外,前人的经验,认为苦还有坚阴的作用,如黄柏、知母用于肾阴虚亏而相火亢盛的痿证,即具有泻火存阴(坚阴)的意义。
  咸:有软坚散结、泻下作用。多用以治疗瘰疬、痰核、痞块及热结便秘等证,如瓦楞子软坚散结,芒硝泻下通便等。
  淡:有渗湿、利尿作用。多用以治疗水肿、小便不利等证,如猪苓、茯苓等利尿药。
  由于每一种药物都具有性和味,因此,两者必须综合起来看。例如两种药物都是寒性,但是味不相同,一是苦寒,一是辛寒,两者的作用就有差异。反过来说,假如两种药物都是甘味,但性不相同,一是甘寒、一是甘温,其作用也不一样。所以,不能把性与味孤立起来看。性与味显示了药物的部分性能,也显示出有些药物的共性。只有认识和掌握每一药物的全部性能,以及性味相同药物之间同中有异的特性,才能全面而准确地了解和使用药物。
补充
  四气又称四性,就是寒热温凉四种药性。疾病有热证和寒证之分,一般说来,能治热证的药物大多属于寒性或凉性药,如寒性的黄连、黄柏、大黄能清热、降火、解毒。能够治疗寒证的大多属温性或热性药,如热性的附子、干姜、小茴香能暖中散寒。温与热、寒与凉只是程度上的差异。寒凉药多具有清热、泻火、解毒的作用,常用于阳证、热证疾病的治疗。温热药多具有温和、救逆、散寒等作用,常用于阴证、寒证的治疗。有些平性药物只是药性比较缓和,但也具有偏寒或偏热之性,因此也属于四气之内,如某些补药、理气药、利尿药等。
  五味是指药物的辛、甘、酸、苦、咸五味,不同的味有不同的作用。而其味相同的中药,作用也有共同之处,如辛味药能发散、能行气血,适用于表证和气滞血瘀等证;苦味药能泻能燥,适用于热证和湿证;酸味能收敛,适用于盗汗、遗精、久泻等;咸能软坚,适用于便秘、肿块、瘰疠等症;甘即甜味,能补能缓,适用于虚弱或和缓,拘紧疼痛等症;但两者必须综合运用。如同样是寒性药的黄连和浮萍,由于黄连味苦、浮萍味辛,因此,黄连能降火,浮萍却能疏散风热。同样是甘味的黄芪和芦根,温性的黄芪能补气、寒性的芦根却能清热除烦。
五色 五味 五脏
《素问脏气法时论》:“五谷为养,五果为助,五畜为益,五菜为充,气味和而服之,以补精益气。”

五谷——这里指粳米、小豆、麦、大豆、黄 。

五果——这里指桃、李、杏、栗、枣。桃子有益气血生津液的作用,是理想的滋补果品。

五畜——这里指牛、羊、 、犬、鸡。牛肉能补气健身,古有“牛肉补气,功同黄芪”之说。羊肉补气养血,温中暖下,为营养食疗之佳品。犬肉,即狗肉,能补中益气,温肾补阳,平人食之,增力健身。鸡肉温中、益气、补精、添髓,为补益食疗佳品。

五菜——这里指葵、藿、葱, 、韭,是说蔬菜具有充养人体的作用。

不同食物中所含的营养不同,只有做到各种食物合理搭配,才能使人体得到各种不同的营养素,满足各种生理功能的要求,人们必须根据需求,兼而取之。只有主食与副食的合理搭配,才能称之为合理的营养,才能有益人体健康。因此,合理的调配,首先要做到食品的多样化与合理化的配伍。

五色与饮食

食物的颜色和五脏相互对应,搭配合理,是饮食养生的基础。从中医的角度讲,青入肝、赤入心、黄入脾、白入肺、黑入肾。

肝色是青色——表现为绿色,所以青色食品多为补肝。尤其是春天多吃青笋、青菜、青豆、菠菜等青色食品。

心色是赤色——属于夏天,所以红色的食品养心入血,还有活血化瘀的作用。尤其在夏季,养心尤为重要,适当多吃山楂、西红柿、红苹果、红桃子、心里美萝卜、红辣椒等红色食品。

肺色是白色——属于秋天,所以白色的食品有补肺的作用。因此,秋天应适当多吃白果、白梨、白桃、白杏仁、百合、秋梨膏等白色食品。

肾色是黑色——属于冬天,所以黑色的食品有益肾抗衰老的作用。尤其在冬天,更应该养肾。因此,冬天应适当多吃黑桑 、黑芝麻、黑米、黑豆、何首乌、熟地等黑色食品。

脾色是黄色——四时皆养,所以黄色的食品多补脾胃。尤其在长夏和每个季节的最后18天,应适当多山药、土豆、黄小米、玉米等黄色食品。

五味与养生

味过于酸——酸味补肝,但过于酸,反能伤肝,引起肝气偏盛,这样就会克伐脾胃(木克土),导致脾胃消化功能障碍。

味过于咸——咸味补肾,味过于咸反而会伤肾,损坏骨头(肾主骨生髓),肾气偏盛,就会导致抑心气(水克火),引起心悸、气短。

味过于甘——甘味补脾,味过于甘,反能伤脾,引起胃胀不适,还会克伐肾水(土克水),出现面黑。

味过于苦——苦味补心,味过于苦,反能伤心,导致心肺功能障碍(火克金)。

味过于辛——辛味补肺,味过于辛,反能伤肺,出现筋脉迟缓不利(金克木,肝属木,肝主筋),又因为肺主气,伤气可引起伤神而发生的精神衰弱。

所以,《黄帝内经》强调要饮食有节,以免伤害五脏。同时味觉也能预示着五脏的状态,这也是中医的奥妙。苦:提示肝热或肝病;甜:提示脾热;咸:提示肾虚,因肾虚,肾液上泛之故;酸:是肝气上溢的征兆,多显肝虚;腥:肺热先兆。
  评论这张
 
阅读(99)|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