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冰人的博客

 
 
 

日志

 
 
 
 

【转载】六经总纲说太阳  

2014-02-06 06:39:1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益民老人

太阳为《伤寒论》六经之首,而太阳主寒化病,阳明主燥化病,少阳主相火病,太阴主湿化病,少阴主君火病,厥阴主风化病。太阳篇里,概说了六经的气化病,故本帖命题为《六经总纲说太阳》。
六经也即三阴三阳,皆有标本中见之气化,其中以太阳的本寒标阳,统主水火,最为显著。水火者,阴阳之征兆,凡病首先要辨阴阳,辨水火,也要辨水火寒热的表里虚实。而此八纲辨证的具体条文,首先落实在太阳篇里。其它各经的辨证皆须遵循,故太阳篇是六经辨证的总纲。
太阳篇的主要内容,可以归纳为四个方面:一、八纲辨证,统治六经;二、太阳标化,温病证治;三、太阳本化,伤寒证治;四、太阳少阴兼化,杂病证治。


一、八纲辨证  统治六经
(一)辨阴阳:
八纲辨证,以阴阳为总纲。如《伤寒论》第七条:病有發熱惡寒者,發於陽也;無熱惡寒者,發於陰也。發於陽,七日愈,發於陰,六日愈,以陽數七,陰屬六故也。
按照河图方位,阳数七位于南方,南方生热,在上为表,表热多实,故表、热、实属阳。阴数六位于北方,北方生寒,在下为里,里寒多虚,故里、寒、虚属阴。此阴阳统领八钢,是太阳病的辨证纲领,也是六经的辨证纲领。因为阳中有阴,阴中有阳,故《伤寒论》六经皆有阴阳表里寒热虚实当辨。这就是“阳数七,阴属六故也”之意义。
太阳病风伤卫,卫行脉外,故太阳病初起,卫阳奋起抗邪,在恶寒的同时有发热,故发热恶寒者发于阳,为表虚桂枝汤证。太阳病寒伤营,营行脉中,故太阳病初起,营阴被束,卫阳也伏,只恶寒而暂不发热,故无热恶寒者发于阴,为表实麻黄汤证。
三阳病属阳,阳病当在属阳的时位治愈,以避免阳病传入三阴,故说“发于阳,七日愈”。三阴病属阴,阴病当在属阴的时位治愈,以避免三阴病治不及时而死亡,故说“发于阴,六日愈”。

(二)辨表里:
根据《伤寒论》(90)(91)(92)三条原文,作如下讲解:
表里同病,有轻重缓急之别。表为标,里为本,标急先治其标,后治其本;本急先治其本,后治其标。如表急应该先发汗,若反而先下之,此为逆治,发生变证。如里急,应该先攻里,若反而先发汗,此为逆治,发生变证。
标本缓急又是随时起变化的。例如表急而误下伤脾阳,以致下利清谷不止,表证身痛也不解。当此之际,标本缓急已经起了变化,变为里急为主,就应该先用四逆汤救其里,待下利清谷已止,仍当救表。
也有太阳病经发汗后,发热头痛已经解除,但余邪未尽而身体疼痛,脉已变沉,但用四逆汤温阳祛寒,则余邪退而身痛愈。

(三)辨寒热:
根据《伤寒论》(11)(120)(122)三条原文,作如下讲解:
病人的冷暖喜恶,是辨寒热的重要依据。病人喜热性饮食,喜穿厚衣盖厚被,喜温暖的环境气候,是寒证。反之,不喜欢这些,反而厌恶之,是热证。举例而言,病人身大热,反而不欲加衣被,则以喜欲为准,身热是假的,内寒是真的。病人身大寒,反而不欲加衣被,则以喜欲为准,身寒是假的,内热是真的。
当辨虚寒与虚热。平素胃阴虚的人,误用吐法更伤胃阴,则腹中饥,口不能食,多汗出,脉细数,舌光红,口干不欲饮水。平素脾阳虚的人,误用吐法更伤脾阳,不能运化水湿,所以不欲食糜粥,但心中有噪杂灼热感,故喜冷食压下。冷食更难消化,故朝食暮吐,暮食朝吐,脉当沉迟,舌必淡白,身必畏寒。
当以能食不能食辨寒热。病人脉数,数为热象,并且能消化水谷,饮食得下不呕吐,属热证。若脉象虽然数,但不能消化水谷,得食反而呕吐者,必定是发汗太过,令胃中虚冷,即令阳气微,膈气虚。脉数为假热之象,阳虚不能消谷才呕吐。

(四)辨虚实:
寒证多虚,热证多实。如发汗伤阳气则恶寒,属虚证。发汗后伤津液,转阳明燥热,属实证。平素阳虚之人,误下误汗,阳随阴津亡失,必振寒脉微细。所以诊病当辨体质是属阴虚还是属阳虚。
(五)八纲与八法:
以上辨阴阳表里寒热虚实之法,仅以太阳篇的原文作解释,详细辨证方法,可参考拙作《五运六气与伤寒论》。
太阳病,如果八纲辨证错误,导致治疗方法也错误,以致变证多端,为逆证坏病。当随证重新辨证,审察坏病发生的原因而施治。其原因也不外通过八纲辨证来寻找。所谓“观其脉证,知犯何逆,随证治之。”此虽然是说太阳病,而六经的坏病处理也是如此。所以读《伤寒论》,每一条文都可以用八纲来审察病机。所谓“三百九十七法”即是此理。有什么样的病机,就有什么样的法。

二、太阳标化  温病证治
(一)温病原因
太阳温病发生的原因,是太阳从标化而热气偏盛,温邪病毒感染于人体而发病。然而太阳标化与少阴本化皆属阳热相通应,因此少阴热化之人,受太阳标化热化的引动,尤其容易发生温病。所以太阳温热邪气为外因,人身少阴热化偏盛为内因,外因是发病的条件,内因是发病的根据,外因通过内因而起作用。但在特殊情况下,如果外感温邪属强烈的“戾气”传播,着于任何人都可以发病,不一定要通过内因才起作用。
外因温邪发病,有新感与伏邪两种。
1、新感温邪发病:初之气厥阴风木主令,其气已温,病原微生物滋生,人们容易得风温或春温病。二之气,三之气,少阴君火,少阳相火依次主令,易得热病,暑病。四之气,太阴湿土主令,时值长夏,气候酷热而潮湿,易得湿温病。五之气,阳明燥金主令,如果气候不凉反而燥热,易得温燥病。终之气,太阳寒水主令,如果气候反而温热,易得冬温病。
2、伏邪变生温病:《素问.生气通天论》说:“冬伤于寒,春必病温”西晋王叔和更说:“冬时严寒……中而即病者,名曰伤寒。不即病者,寒毒藏于肌肤,至春变为温病,至夏变为暑病。”感受寒毒病菌,由于性质是寒,当时不发温病,但随春夏气温的提升,其性质变异转化为内在的温邪,外内相引,故春季发生温病,夏季发生暑病。当随病菌潜伏期的长短,病菌繁殖所需要的气候条件而定。如果潜伏期超常,也可能延至秋冬而发生温病。
内因发病,主要原因是体质虚弱,少阴心肾内热而水亏,无力抵抗温邪。而造成体虚的原因主要有二:
1、外感病误治:四时气候不正常,六淫侵袭而得热病,过度发汗或攻下,邪实虽去而阴精耗伤,残留余毒潜伏下来,为以后温邪发病留下祸根。
2、房劳伤肾:色欲过度,肾精不藏,阴阳两虚。阳虚则冬天畏冷体寒,寒毒得以伏藏,不发温病。至春夏则阴虚火旺显露出来,畏热体热,外内相引而发温病。
以上两方面的原因总归为一,精气亏损之人易得温病。故《素问.金匮真言论》说:“夫精者,身之本也,故藏于精者,春不病温。”推而及之,藏于精者,难得一切外感病。

(二)太阳温病的特征
依据《伤寒论》第6条内容讲解如下:
太阳温病的特征是“发热而渴,不恶寒者”。或初起不恶寒,旋即但热不寒,口渴饮冷,面红目赤,头痛咽痛,尿黄灼热,舌质红,苔薄黄,脉浮数等。并且,温病发展迅速,耗津伤阴严重。顺传则循卫气营血之次第,逆传则“首先犯肺,逆传心包”,直接传入心营。如果病初误治,则成坏病,统名之为“风温”,温病发展迅速,变证多端的意思。这与后世的“风温”不同义。例如误汗伤气,则自汗出,四肢无力而身体沉重.神倦思睡,语言低微。若误下伤津液,心神受损,则小便不利或小便失禁,目光呆饨。若误用艾灸,则身热如火熏,伤血液发黄疸 ,热极动风则四肢抽搐,如惊痫病状。

(三)太阳温病的方证
1、麻黄杏仁甘草石膏汤证治:
發汗後,不可更行桂枝湯,汗出而喘,無大熱者,可與麻黃杏仁甘草石膏湯。(63)
麻黃四兩(去节)杏仁五十个(去皮尖)甘草二两(炙)石膏半斤(碎,绵裹)
上四味,以水七升,先煮麻黄减二升,去上沫,内诸药,煮取二升,去滓。温服一升。
讲解:
麻黄杏仁甘草石膏汤证的主证有发热,咳喘,出汗,舌红苔黄,脉浮滑。温病误用辛温发汗,或过早攻下伤津液,温热邪气不解,而成肺炎喘咳汗出实证。由于肺胃蕴热熏蒸,肌表汗出多,以手轻触皮肤不感觉得热,重按至肌理才觉得灼手。不可再用桂枝辛温解表。当伴有喉中痰鸣,口渴多饮,尿黄,大便秘结等证候。故病机概括为:邪热壅肺。治法为:清热宣肺,降气平喘。以麻杏甘石汤主治:生石膏半斤(君)麻黄四两(臣)杏仁五十个(佐)炙甘草二两(使)相对银翘散而言,为辛凉重剂。若是体温甚高,痰鸣咳喘甚,可加葶苈子,瓜蒌,黄芩,连翘等。热不甚者,我用本方去石膏,加鱼腥草即可;痰热重者,得与银翘白虎及苇茎汤合方才行。本人医案:
向××,女,23岁,98年9月5日初诊。主证咳喘半月。半月前腹泻治愈后,因吃鸡肉,又输液氨基酸,即引发咳喘。痰黄稠,稍有腥气,咳喘夜晚尤甚,不能平卧。胸痛,发热不恶寒,体温38℃,夜晚热甚出汗,不思饮食,口渴饮冷,耳塞听力减,喉中痰鸣,面色潮红,舌质红刺少津,后根少许黄薄苔,脉浮滑稍数。辨证:风热犯肺,波及气营。治法:疏风肃肺,清气凉营。方药:银翘麻杏甘石汤加减:
麻黄10克 生石膏20克 知母12克 银花12克
连翘12克 淡竹叶3克  芦根12克 玄参15克
平貝10克 甘草3克
9月7日二诊。上方二剂,热未退,夜晚咳喘甚,发热汗出,舌质红,脉弦数。麻杏甘石汤加味:
麻黄10克 生石膏30克 杏仁12克 芦根30克
冬瓜子30克 银花15克 鱼腥草30克 甘草3克
9月8日三诊。麻杏甘石汤和苇茎汤加减,日夜两剂,咳喘减,痰量减少,体温下降至正常。舌质红,脉弦数。辨证:肺胃余热,燥热伤津。治法:清热化痰,养阴生津:
芦根40克 冬瓜子30克 苡米30克 生石膏12克
知母12克 鱼腥草30克 铁包金30克 杏仁12克
麻黄6克 玉竹30克 甘草3克 银花10克
9月9日四诊。上方二剂剂,今晨服完,昨晚已经不咳喘。今晨微咳,舌红,脉浮数。辨证:风热稽留,痰热未尽。治法:轻展宣泄,清热化痰。桑菊饮加减:
桑叶是10克 菊花10克 薄荷5克 杏仁12克
浙貝12克  桔梗5克  枇耙叶10克
甘草3克  矮地茶10克 玉竹12克 三剂,未再来诊。
2、黄芩汤证治:
太陽與少陽合病,自下利者,與黃芩湯。若嘔者,黃芩加半夏生薑湯主之。(172)
黃芩三兩 芍药三两 甘草二两(炙)大枣12枚
上四味,以水一斗,煮取三升,去滓。温服一升,日再夜一服。加半夏半升(洗)生姜一两半(一方三两切)
讲解:
黄芩汤证的主要脉证有身热,下利,呕吐,脉弦滑数。按,发生于春季的温病有两种,一是风温,初起以肺卫表证为主,可用麻黄杏仁甘草石膏汤或银翘散治之。一是春温,初起以气分里热为主,胆腑木气疏泄太过,相火炽热,身热,干呕,下利。故病机概括为:少阳相火内迫阳明,肠胃功能失职。治疗以黄芩汤清里热则太阳表热也解。方中以黄芩苦寒清胆热为君药,芍药收敛风木相火为臣药,甘草大枣甘缓风木之急迫,为佐使药。若伤津口渴甚加玄参。所谓“热淫于内,治以咸寒,佐以苦甘”是也。若呕吐甚,可加生姜汁,竹茹。而生姜片和半夏之辛温当慎用。若属湿温,又当别论。

3、白虎加人参汤证治:
服桂枝湯,大汗出後,大煩渴不解,脈洪大者,白虎加人參湯主之。(26)
知母六兩 石膏一斤(碎,綿裹)甘草二兩(炙)粳米六合 人參三兩
上五味,以水一斗,煮米熟汤成,去滓。温服一升,日三服。
讲解:
白虎证的条文,首先出现在太阳篇里,尔后在阳明篇里又有数条。根据第168条,“伤寒若吐若下,七八日不解,热结在里,表里俱热……”说明温病的邪入气分有迟速早晏,有初在太阳病服桂枝汤后就邪入气分的,也有延至七八日,太阳经传入阳明经才入气分的。不论早晏,有是证即用是药。
温病误用桂枝汤辛温解表,夺汗伤津,故大汗出,大烦渴不能解除,脉洪大者,是表里俱热,火克金之象。白虎汤补金气,为辛凉重剂,主治大热,大渴,大汗,脉洪大,其舌质必红,舌苔必黄,尿必灼热,证属温邪入气分者。
石膏色白味辛而性大凉,属西方金气为君药,故方名“白虎”。知母苦甘寒,清热生津为臣药,甘草粳米甘平为佐使药,亦“风淫于内,治以辛凉,佐以苦甘”之药法。
《素问.玉版篇》说:“温病虚甚者死。”彭子益也说“脉虚温病关系生死,较脉不虚者迅速。”故见温病耗津伤阴尤甚,白虎证而兼气短,脉浮大而芤者,必须加人参甘寒益气生津,名之为“白虎加人参汤”。

4、葛根黄芩芩黄连汤证治:
太陽病,桂枝證,醫反下之,利遂不止,脈促者,表未解也,喘而汗出者,葛根黃芩黃連湯主之。(34)
葛根半斤 甘草二兩(炙)黃芩三兩 黃連三兩
上四味,以水八升,先煮葛根,減半升,内诸药,煮取二升,去滓。分温再服。
讲解:
葛根芩连汤证的主要脉证有下利急迫不止,气喘汗出,脉象急促。
湿温病初起,发热微恶风寒,汗出脉缓,形如桂枝汤证,继而恶寒罢,只发热。医者误认阳明腑实而攻下泄热,以致湿热下利,暴注下迫,色黄褐气臭。湿热熏蒸于上则气喘而汗出,脉濡数即促。此为太阳阳明并病的湿温证,故用葛根芩连汤两解之。
葛根味甘辛而性凉,为阳明金气之药,兼解太阳经脉之病,又能生津止渴泻,故为君药。阳明从太阴湿热气化,故以芩连苦寒清热燥湿,为臣佐药,甘草调和药性为使药。乃辛苦甘之药法,用之解表清里,则喘汗下利皆止,而脉象也平矣。此方用于治疗夏季湿热泄泻,疗效甚佳,胸闷可加藿香。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