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冰人的博客

 
 
 

日志

 
 
 
 

史上最嗜酒的女子竟然是千古第一才女!  

2016-05-05 11:34:3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明湖畔趵突泉边故居在垂柳深处

漱玉集中金石录里文采有后主遗风

诗词君相信大家对这副楹联并不陌生,没错,这就是易安居士李清照纪念堂前的一副楹联,今天诗词君想跟大家说道说道这位千古第一才女。

史上最嗜酒的女子竟然是千古第一才女! - 冰人 - 冰人的博客

莫道是男儿爱美酒,易安也爱酒,爱醉酒,她的诗词除了将“瘦”写得传神外,不可忽略的是她的“醉”。你且看:

常记溪亭日暮,沉醉不知归路。

兴尽晚回舟,误入藕花深处。

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

正所谓“少年情怀自是得”,易安在嫁给赵明诚之前生活虽不能似现代女子这般自由,但在其父亲的耳濡目染下也算是痛快自由的,看她沉醉不知归路还不愿意回家就知道了。这还不算,你且接着往下看;

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消残酒。

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依旧。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易安因惜花而痛饮,直到第二天天亮后还未醒神,足见年少时的“少女惜花情怀”。

史上最嗜酒的女子竟然是千古第一才女! - 冰人 - 冰人的博客

莫许杯深琥珀浓,未成沉醉意先融,

疏钟已应晚来风。

瑞脑香消魂梦断,辟寒金小髻鬟松,

醒时空对烛花红。

深闺寂寂,故欲以酒浇愁。而杯深酒腻,未醉即先已意蚀魂消。

后来,李清照嫁做人妇,也爱酒如命:

夜来沉醉卸妆迟,梅萼插残枝。

酒醒熏破春睡,梦断不成归。

人悄悄,月依依,翠帘垂。

更挪残蕊,更拈馀香,更得些时。

思念丈夫更是酒醉,竟连妆容都来不及卸去,梅赞只剩残蕊。

史上最嗜酒的女子竟然是千古第一才女! - 冰人 - 冰人的博客

薄雾浓云愁永昼,瑞脑消金兽。

佳节又重阳,玉枕纱橱,半夜凉初透。

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

莫道不销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

佳节又重阳,更是饮酒好时节,只是人已比黄花瘦。

萧条庭院,又斜风细雨,重门须闭。

宠柳娇花寒食近,种种恼人天气。

险韵诗成,扶头酒醒,别是闲滋味。

征鸿过尽,万千心事难寄。

楼上几日春寒,帘垂四面,玉栏干慵倚。

被冷香消新梦觉,不许愁人不起。

清露晨流,新桐初引,多少游春意!

日高烟敛,更看今日晴未?

种种恼人天气也能宿醉,诗词君表示也是醉了。

史上最嗜酒的女子竟然是千古第一才女! - 冰人 - 冰人的博客

永夜恹恹欢意少,空梦长安,认取长安道。

为报今年春色好,花光月影宜相照。

随意杯盘虽草草,酒美梅酸,恰称人怀抱。

醉里插花花莫笑,可怜人似春将老。

再看:

香冷金猊,被翻红浪,起来慵自梳头

任宝奁尘满,日上帘钩。

生怕离怀别苦,多少事、欲说还休。

新来瘦,非干病酒,不是悲秋。

休休!这回去也,千万遍阳关,也则难留。

念武陵人远,烟锁秦楼。

惟有楼前流水,应念我、终日凝眸。

凝眸处,从今又添,一段新愁。

别离总是醉人的,但是借酒消“思”思更思啊。

史上最嗜酒的女子竟然是千古第一才女! - 冰人 - 冰人的博客

丈夫赵明诚离世之后,易安受尽颠沛流离之苦,经常沉醉酒中,回忆过去。

寒日萧萧上锁窗,梧桐应恨夜来霜。

酒阑更喜团茶苦,梦断偏宜瑞脑香。

秋已尽,日犹长,仲宣怀远更凄凉。

不如随分尊前醉,莫负东篱菊蕊黄。

秋已尽,日犹长,不如醉去。

临高阁,乱山平野烟光薄。

烟光薄,栖鸦归,暮天闻角。
断香残酒情怀恶,西风催衬梧桐落。

梧桐落,又还秋色,又还寂寞。

梧桐落,寂寞还醉酒。

史上最嗜酒的女子竟然是千古第一才女! - 冰人 - 冰人的博客

天与秋光,转转情伤,探金英知近重阳。

薄衣初试,绿蚁新尝,渐一番风,一番雨,一番凉。

黄昏院落,凄凄惶惶,酒醒时往事愁肠。

那堪永夜,明月空床。

闻砧声捣,蛩声细,漏声长。

又是酒醒时往事愁肠,还不如醉去。

风柔日薄春犹早,夹衫乍着心情好。

睡起觉微寒,梅花鬓上残。

故乡何处是,忘了除非醉。

沉水卧时烧,香消酒未消。

易安在经历了动荡不安的北,南两宋交替之际,更是时常宿醉。

史上最嗜酒的女子竟然是千古第一才女! - 冰人 - 冰人的博客

风定落花深,帘外拥红堆雪。

长记海棠开后,正伤春时节。

酒阑歌罢玉尊空,青缸暗明灭。

魂梦不堪幽怨,更一声啼鴂。

最后,诗词君想以大家大家耳熟能详的这首《声声慢》结束今天的分享:

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

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

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

雁过也,正伤心,却是旧时相识。

满地黄花堆积。憔悴损,如今有谁堪摘?

守着窗儿,独自怎生得黑?

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

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